回到首页

历史·人物 - 曼日法王隆多丹比尼玛仁波切传

曼日法王隆多丹比尼玛仁波切传

——尊贵的雍仲本教法王


时间:2014-6-10 21:29:35 作者:泽绒洛吾堪布 访问量:

 

       现任的雍仲本教法王——隆多丹比尼玛仁波切是全世界雍仲本教的精神领袖,即世界藏传佛教的五大法王之一。

    “法王”一词在古吐蕃、象雄、印度和尼泊尔等几个古国都曾沿用,当时有些国王以佛法的方法管理国家,爱护百姓,大家就尊称他为法王。约在元朝初期,藏地社会渐渐进入政教合一的时代,很多高僧大德、世系活佛被动参与政治,拥有了政权,法王的称号便与责任一并落在了他们肩上。法王的称号从此传承下来,至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现今藏传佛教世界公认有五大法王,他们为藏传五大教派的教主,分别是萨迦派的萨迦法王、噶举派的大宝法王、宁玛派贝诺法王、格鲁派的噶丹赤巴、本教的曼日法王。藏地也有称法王的,比如修行极好、学识渊博、威望极高,在社会上影响极大的高僧也被称为法王,但这并非他们自己所愿,而是群众对他们的敬意、尊称。

  从左至右:噶举巴大宝法王、萨迦巴萨迦崔津法王、雍仲本教曼日法王

        本教的曼日法王不仅仅指当今世上尊贵的曼日法王隆多丹比尼玛(His Holiness Lungtok Tenpai Nyima),而是指从“第二佛陀”良美大师至今所出世的三十三位法王,此文所介绍的曼日法王是指现今的曼日法王隆多丹比尼玛仁波切。隆多丹比尼玛仁波切是名副其实的世界五大法王之一,也是当今世上本教主尊,他不仅是佛学及历史文化研究方面的大学者,也是传播佛法、利益众生、栽培佛家弟子的高僧大德,更是闻思佛法,实修显、密、大圆满心法的实修者。作为本教弟子的我,能跟大家分享曼日法王的人生和修行成长经历是我的福分。当然我在这里所分享的只是大师的一部分事迹,还有很多经历和成长是无法用语言或文字来描述的。
      曼日法王隆多丹比尼玛是本教最高佛学院曼日寺第三十三代法王,也是本教最高佛学院院长。藏地本教寺院约有七百多座,曼日法王是这七百多个寺院的法主或称法王,即世界五大法王之本教法王。曼日法王曾经担任过大学教授,乐于研究佛法和哲学,培养学子。他在印度和尼泊尔等地建立过各种不同模式的学校或佛学院,为众生为世界奉献了很多,对藏文化、藏传佛教走向国际舞台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1、诞生于世,走向世界
       曼日寺第三十三代法王隆多丹比尼玛诞生于藏地康巴之东松潘县境内,松潘县二十五座母续圣山之猫头鹰空母圣山的周边,扎英仲圣山的山脚,即今四川阿坝州松潘县象藏寺附近。法王的家族名为炯懂仓,是一户世世代代行善积德,实践佛法的佛教家族,父亲名炯懂王,是一名闻名遐迩、名副其实的成就者;母名绒萨措姆,是一位心怀仁慈、通情达理的淑女。他们共生育五子一女,法王诞生于公元1929年,排位第五,小时候取名为喇嘛塔。
      法王在诞生时万瑞呈祥,并给村民们带来了很多善缘,包括空中降下润雨、呈现彩虹、大地遍满花香,在很多村民心里播下了善根种子。当时那里的百姓做梦也想不到,这位小孩就是如今世界五大法王之一的曼日法王。
法王七岁(公元1935年)时,便在象藏寺的夏仓宋老师座前学习藏文拼读、写诵、解答、语法等基本知识,后来又下功夫修习本教密宗各种仪轨的实修方法、本尊修法的施供法、唱诵法,成绩非凡。法王同时也学习了密宗的各种坛城文化,掌握了本教的世界观、人生观、宇宙观。法王自幼爱学习,并熟练的掌握本教的念诵仪轨、藏文拼读、坛城文化等很多基本知识,为其修行、学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前往四处,拜师求学
       法王从小拜过很多老师,学习藏文拼读、藏文书法、本尊仪轨施行法等基本常识。法王由于从小失去母亲,早在十三岁(公元1941年)就拜藏地著名医学家登巴林珠为师,学习了藏医《四部医典》、《医学四部经》、五行算、四季积年算、本教历算、康巴佛教和文化历史、藏语文、修辞学。此后,法王为了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前往若尔盖、松潘、迭部、觉尼等地,为治病救人,积善积德,回向给父母及天下苍生。
       法王十四岁(公元1942年)时,为了提升自己的智慧,他前往阿坝郎依寺,在喇嘛西饶旦增仁波切座前受大圆满前行灌顶,开始修九加行。法王三年里连续修了三次九加行,大圆满心法修行成绩优异,也得到上师们的认可和肯定,成为上师的得意门生。法王修完九加行之后,对人、对事的所有看法都异常成熟,年纪轻轻即能淡定、知足、不自私。
      公元1944年,法王跟随父亲去了四川成都、青海西宁等地,短暂经商过一段时间。随后,又回到松潘县尕咪寺,在经师西饶彭措大师座前学习显密理论,受皈依戒、菩萨戒。西饶彭措大师根据自己的梦境和护法神的预示,为法王取名为西饶慈诚。很多高僧认为法王是卡雅活佛的转世,但没有举办认定仪式。
      公元1945年,即法王十七岁的那年,是他的受戒之年。法王在良美大师的诞生之日,拜见象藏寺喇嘛西饶旦比坚参大师,在其处受沙弥戒,更名为西饶南达。自那时起,大师不过问世俗之事,不贪念世俗红尘,一心向佛,积极修行。法王拜当时著名藏学家霍瓦仲让巴旦增罗朱嘉措为师,在这位大德座前学习藏文三十颂、音势论、正字等藏语文,以及藏文修辞学、辞藻学、历算学、天文学、占术学、因明学,在藏文文学、语法学、逻辑学方面深思熟虑,精进修持,得到很好的成绩。
      法王在十七岁至二十五岁之间,前往各地,拜见了很多高僧,学习藏文历史、文学、语文、哲学,二十五岁时得到了佛学的博士学位。  
      法王二十七岁(公元1955年)时,法王前往阿坝嘉绒地区,朝拜当地各大圣山,拜见那里的很多师父,学习心法,交流心得。当时法王制作了两套木刻版本教《大藏经——甘珠尔》,供奉给松潘象藏寺,成为象藏寺的主要圣物。为给父母积善,法王请了本教祖师幸饶弥沃佛的十二宏化记唐卡、十二仪轨唐卡、《般若十万颂(十六本)》,放在炯懂家的殊胜佛堂里,作为积福行善的良田。法王经常对人说:“造三福田或家里请三福田是最能使人积福和消业之法。”
      法王二十八岁(公元1956年)时,在阿扎活佛囊萨南喀坚参座前接受很多密宗、大圆满的灌顶和传承,包括本教母续、五胜本尊、大悲佛母、大圆满四灌顶、佛集四灌顶、本尊集灌顶、上师集灌顶等很多灌顶、传承和教言。
同年,法王去了西藏的后藏本教第二高级佛学院雍仲林寺,按照佛学院的要求再次受沙弥戒,取名桑吉旦增。法王拜贡日本罗师父为师,与东热秀措仁波切一起受很多四部密宗、大圆满的灌顶、传承、言教,成为他的得意门生;随后他又去了本教第一高级佛学院曼日寺,拜本教曼日寺第三十代法王登巴罗朱为师,在其座前领受大圆满四部法、三宣大圆满的灌顶、传承和言教。随后,法王又回到了拉萨格鲁派著名寺院哲蚌寺,拜著名实修者郭孟堪布、格西金巴嘉措等很多高僧大德为师,在《土官宗派源流》、《张嘉宗派源流》、宗喀巴大师的《菩提道次第广轮》、《七十空性轮》、《般若地道论》、《般若》等很多经典中勤学不辍,掌握了其中的所有奥秘。


3、前往各地,弘法利生
      法王三十二岁(公元1960年)时,整个藏区发生四清运动、民主改革,法王离开拉萨,去往美邬家族、知家族等四大家族的修行宝地朝拜,积善积德,一路的修行朝拜让他受益匪浅。同年,曼日法王前往印度,当时他经过尼泊尔,在尼泊尔朝拜了曲目嘉匝、鲁扎寺、宗萨寺、多波擦呷寺、达绕苏、桑林寺、措帮莫、瓦林等各大寺院,并且在那里的各大高僧座前接受很多灌顶、传承、言教,并在当地实修了一段时间,成绩非凡。法王在尼泊尔朝拜圣山,拜师学佛,实践佛法后为那里的善缘弟子讲了很多修行常识和佛法常识。
      法王三十三岁(公元1961年)时,英国著名教授大卫•斯内尔格罗夫(David L. Snellgrove)邀请法王到英国伦敦当文化学校的老师。法王在那里当了三年的老师,一边当老师给学生们讲述藏族文化与本教文化——喜马拉雅文化,一边自己学英语,学习西方文化。法王在英国伦敦时,参加各种研讨会、交流会,学习西方文化,交流自己的心得,很快掌握了跟西方人交流的巧妙方法,以便在西方传法。尤其是法王与天主教教皇保罗六世在英国的会晤,令双方有机会深入探讨宗教与宗教之间的各种难点、相同之处,扩大宗教界的交流平台,对本教文化走向世界、走向国际历史舞台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
     法王三十五岁(公元1963年)时,法王返回印度,拜见印度的各位仁波切。受仁波切们的邀请,法王在印度马苏里(Massori)担任了印度藏人学校的校长一职。后来随着学校的发展,学生不断增多,按照当时的条件,法王本来定好了把学校转移到印度南方,但因为别人的嫉妒、离间等各种恶缘,不但转移学校没能成功,就连生命都受到威胁。当时由于种种原因,在挪威信徒们的帮助和支持下,法王离开印度,前往欧洲北部挪威地区,在挪威的奥斯陆大学担任两年的大学教授,培养学子。法王乐于从事老师一职,培养学生,为世界佛学走向世界做出贡献;法王也从事学术工作,研究佛法,研究藏族或喜马拉雅的人文历史,为此付出很多心血。


4、担任曼日法王,弘扬本教文化
      法王四十岁(公元1968年)时,住在印度的本教大德雍仲林堪布西饶旦比坚参大师、拉萨曼日寺的两位宗师,以及数百位高僧集中在一起,按照委托护法神、百日护法实修的金瓶掣签,选定新的曼日法王。法王当场被选为本教最高级佛学院曼日寺的第三十三代法王。
      护法金瓶掣签是几十位乃至几百名格西的名单都放入在护法宝瓶中,然后大家一起共修百日护法。百日之后,从所有候选人名单当中会跳出来一个名字,他就是曼日法王。但候选人很重要,不但要是一位格西,还要考核他的人品、素质修养、实修境界、传法能力等,考核非常全面、深入。这次是选取第三十三代法王,曼日寺从第一代法王至三十三代法王在掣签时,只会跳出一名,有史以来除了尼玛丹增和达瓦坚参大师掣签时同时出了两位之外,都是一位,从没有出过差错。
      曼日寺第二十三代法王尼玛丹增和雍仲林寺始建者达瓦坚参在金瓶掣签时,同时跳出两个名单。很多人觉得这不符合曼日寺的金瓶掣签规则,说道:“太阳只有一轮,法王只有一个,重新掣签。”但重新掣签后还是两位大师的名单同时出现。后来他们没办法,搜集各种预言授记,才发现曼日寺在第二十三代法王时,会同时出现名为“达瓦——月亮”、“尼玛——太阳”的两个名单,在那时可以建本教第二高级佛学院雍仲林寺,弘扬本教文化。


5、建修学院,弘法利生
      法王四十二岁(公元1970年)时,在印度北方喜马偕尔邦(Himachal Pradesh)的多兰吉(Dolanji)建立印度曼日寺大雄宝殿、护法殿、念经堂、藏经阁,以及几百间僧房,使得曼日寺的寺规、学习方法、实修心法得到更规范的发展。当时曼日法王既要当老师,教那些刚入门的小僧人读书识字,增加知识,又要当他们的父母,为他们安排吃穿饮食,还要监督寺院的建设工作。不仅如此,还要储备资金,做寺院建设设计。法王再忙碌也没有怠慢那些小喇嘛,细心照顾每一位小僧人,因为他们的年龄太小了。后来这些小喇嘛中人才辈出,涌现出了一批有能力、会办事的僧人,为师父分担不少事情,比如做饭、照顾小喇嘛、教他们读书识字等。
      法王四十七岁(公元1975年)时,曼日寺得到印度政府批准并建立阳光学校,收录了来自印度、尼泊尔、喜马拉雅、不丹、三大藏区的藏族孤儿、弃儿等各种上不起学、交不起学费的上千余名小孩,三十八名老师。他们在阳光学校既能学藏文又能学英语,还可以学佛法和现代教育,这些都是法王亲自安排的。


      法王五十岁(公元1978年)时,那里的本教协会举办本教曼日寺高级佛学院,包含讲学院、修行院、禅修院等。讲学院主要学习菩提道次第论、五部大论、五明学科,为期十二年,这部分学习不注重实修,多偏重理论,因为都是刚入门的青年僧人;修行院则传授大圆满九加行,修九加行、生起圆满次第心法,为期三年到五年;禅修院不讲法,都去尝试大圆满禅修,领悟正知正见。讲学院里学习理论,注重理论,以闻思打好修行的基础;修行院里实践这些理论,不能让理论停留在文字、经函或嘴巴讨论上面。或者讲学院里修显宗五部大论、三乘佛法,打下修密宗和大圆满的基础;修行院里修密法,实践显宗所得的理论;禅修院实践大圆满。
      在曼日寺高级佛学院学习十五年之后,学生们可以获取格西(即佛学博士学位)。当时学生有上百名,老师三到四名。他们从早到晚,除了吃饭、做饭,都是学习。法王五十九岁(公元1987年)时,与印度瓦热纳斯高级学院协商,阳光学校的学堂、宿舍、办公室等硬件设备得到更新,正式成为合法、正规的阳光学校。要培养出一名格西即佛学博士需要十五年的时间,法王培养了三百多位格西,如今都遍布在西藏、青藏、康藏、尼泊尔、印度、汉地、美国、日本、英国等各地弘法利生。

曼日法王与大宝法王

 

6、格西考博,精选老师

      法王六十岁(公元1988年)时,邀请各大教派的法王到印度曼日寺,学院将考核及学习成绩献给诸大德,大师们非常赞赏和认可,为毕业的格西赠送礼物、奖金。当时的曼日佛学院约有五百名僧人,一千多名学生,学习精进,成绩非凡。当年在法王的主持带领下,举办过威猛智光本尊法会,与会者来自各国各地超过万人。自那时起,曼日寺每一年都会举办一次此法会,变成曼日寺的定期法会。印度曼日寺与其他教派的关系非常紧密,比如大宝法王、萨迦法王等都来过曼日寺,他们在出国或返回时,都会跟曼日法王和罗朋丹增南达仁波切(Lopon Tenzin Namdak Rinpoche)打招呼;法王出国或返回时也会跟他们打招呼或报平安。

曼日法王与大宝法王


     曼日寺是由两位德高望重的高僧来管理,一个叫做“本罗”,另一位叫做堪布。“本罗”就是学院的总指导老师,亦称“大经师”,在一般学校里就相当于教务主任;“堪布”就是曼日法王,相当于是校长。当曼日法王任堪布一职时,罗朋丹增南达仁波切为本罗,辅佐堪布维持学院。丹增南达仁波切去了尼泊尔建赤登诺布则寺(Triten Norbutse Monastery)之后,就由格西陈列尼玛(Trinley Nyima Rinpoche)为曼日寺的总指导老师,担任“本罗”一职。法王六十四岁(1992年)时,雍敦格西陈列尼玛仁波切担任曼日寺首座一职,就是本罗一职,曼日法王为他隆重举办坐床仪式。

 


    

曼日法王(右)与丹增南达仁波切

曼日法王与陈列尼玛仁波切

 

 7、返回藏地,传播佛法
      法王六十六岁(公元1994年)时,终于回到了藏地。当时法王第一个去的不是自己的家乡,而是拉萨曼日寺。当时拉萨曼日寺隆重迎接法王,登上曼日寺的宝座,让法王对当地信众和僧众传授了很多灌顶、传承言教等佛法甘露。其次法王前往藏区各地,包括卫藏、安多、康巴等三大藏区的本教各大寺院,向各地群众传授佛法,广度众生。曼日法王藏地一行,对于藏地的本教各寺院、信众来讲,意义重大,因为那是法王出国后第一次回国。法王六十九岁(公元1997年)时,在印度曼日寺举办也如辩经大会,在一个冬季的时间里,学习西藏也如地区的“也如十八位宗师”的论典,效果绝佳。
      法王七十三岁(公元2001年)时,杰日格西丹巴雍仲(Tenpa Yungdrung)在尼泊尔的赤登诺布则寺登位法座。就是在那一年,曼日寺的南边建立了尼姑院(即女众修行院),培养女性出家人(觉姆)。曼日法王在印度曼日寺筹建规模很大的图书馆,为此付出了很多心血、时间,在其七十九岁时,图书馆圆满完成,这一年在印度的很多大德高僧来到曼日寺,为图书馆开光仪式祝贺、祈祷和祈福。该图书馆有藏传各大教派经典和论典,还有很多医学、天文历算学、占卜术、历史、哲学、逻辑学、社会学等书籍。
      培养一位合格的佛学博士——“格西”需要十五年的时间,十五年里他们要学习五部大论、菩提道次第论、历史、文学、藏语文、医学、英语、密宗四部、大圆满三部等经典。然后还要根据上述经典实修三年到五年,才能成为格西。印度曼日寺在曼日法王、丹增南达、陈列尼玛等高僧们的精心栽培下,已培养出三百多名格西,他们遍布在藏地、尼泊尔、国外等各学院或寺院,担任弘法利生之业。

 

曼日法王在美国弘法


      法王每年前往美国、英国、德国、西班牙、俄罗斯等国家,为他们传授本教显宗、密宗和大圆满心法,让很多善缘弟子走向修行正道。法王还栽培了很多弟子,著撰了很多经典作品,比如《本教教历算集》、《道情歌集》、《赞颂文集》、《文学集》、《修行常识集》等等。尤其去年大宝法王专门来到印度曼日寺,看望曼日法王,以师徒或互为师父的方式交流和探讨,对藏传佛教走向无教派融合起到很大的作用。

------------------------------------------------------------------
 
     由于藏区的诸多本教格西、活佛强烈要求写一个汉文版的法王传记,本人便根据法王的大小传记、弟子们的描述以及我自己的所见所闻记录于此。若有理解错误、表述不全的地方,弟子诚心忏悔。
       (此传由弟子泽绒洛吾著于北京苹果社区弟子刘晓鹏与沈燕夫妇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