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历史·人物 - 雍敦巴大师传

雍敦巴大师传

 


时间:2014-8-2 11:31:38 作者:泽绒洛吾堪布 访问量:

 

   雍敦巴大师全名喇嘛雍敦旦增坚参活佛,是莲花生大士的意之化身、格西雍仲丹增的第六世转世活佛和易日寺第八代住持。大师既是一位将毕生经历奉献在修行路上的实修者,又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大成就者。他从小不贪钱财,不追求名利和地位,心里只有修行、弘法利生之事业。我自己虽未曾见过雍敦巴大师,但我的读经老师桑吉旦增、果洛喇嘛从小便跟随着这位大师学习佛法,小时候的我经常听到读经老师与寺院僧人们聊天时讲起雍敦巴大师的传奇故事,这些故事至今仍牢牢地刻在我的脑海中。

 


1、诞生于世,护法召唤
   公元1888年,雍敦巴大师诞生于唐博地区著名大圆满成就者雍敦钦波大师的虹化成就之地,即今尼泊尔唐博阔境内。大师真名叫旦增坚参,是格西雍仲丹增的第六世转世。雍敦巴中的“雍敦”是指其世袭家族之名,在他们的家族出过很多的虹化成就者。他的父亲名祖普坚参,是一名雍敦家族的世袭活佛,一生修行,成绩非凡;其母名不详。
大师小时候在自己的父亲祖普慈诚座前学习了藏文读写、解答等基本常识,所以上某个佛学院没问题;大师还在父亲座前接受了皈依戒,学习皈依法等大圆满九加行;同时,大师也在当地著名的老师桑吉嘉措尊前学习了藏文语法、拼读等很多基本常识,为以后的大圆满修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2、前往各地,拜师求学
   雍敦巴大师平时精于修行,很少说话,有一次在炉霍雅德乡吉绒寺,由雍敦巴大师主持举办了一场规模比较大的超度法会。当时他们邀请了著名虹化成就者达瓦扎巴大师的转世南喀俄色活佛、噶僧罗朱大师、吉绒齐麦活佛,以及易日寺、旺达寺、吉绒寺三座寺院的所有僧众其中也包括我的读经老师桑吉旦增、果洛喇嘛。有一天下午,雍敦巴大师说起了小时候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些事情,让大家有了一个了解雍敦巴大师过去的机会。
   法会上,雍敦巴大师讲到,在他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时候,经常有个骑白马的白衣人或骑红驴的巨人出现在他面前,用手掐着大师的脖子说:“你的寺院叫易日寺,不在这里,你如果不去找自己的寺院,我就掐死你。”当时,还是幼儿的他哭得很厉害,妈妈跑过来抱着他说:“你哭什么?”但幼儿的他又不会说话,家里人也看不见这些。这样的事情连续发生了好几年,终于有一天他对家里人说起了这些。家里人因怕他离家出走,对他严守看管。但这些骑白马、骑红驴的人持续不断的出现在他的梦里,甚至出现在现实生活中以至于对家庭都有一些危险。就这样,大师觉得自己应该离开家乡,去找他们所谓的易日寺。其实易日寺在哪里、是什么样子,大师也一概不知,但心里有一种很强烈的召唤,就是让他离开老家。
   终于,大师在十五岁时离开了家乡,独自一人以乞讨者的身份来到了本教最高佛学院曼日寺。在路上大师认识了一位患有麻风的病人,与他一同来到曼日寺。当到达曼日寺时,那位麻风病人由于寺庙的寺规进不去寺内,大师就从自己的食物里分给他一半。病人在外面学习,大师在里面学习,两人就这样一起成长。三年后麻风患者的病好了,成为一个真正的修行人。随后,大师独自一人离开曼日寺,去了本教第二高级佛学院雍仲林寺修行。这两个寺院的距离其实不是很远,大概有几公里的路程。大师在雍仲林寺学习三年,学习内容是显宗的五部大论、密宗四部含有的生起圆满次第,对各大经典深思熟虑,精进修持,成绩非凡。大师在该寺受了沙弥戒,名为慈诚俄色。
   雍敦巴大师在曼日寺和雍仲林寺学习时,经常听到昌都丁青县的著名实修者——辟谷大师索巴仁波切、雍呷仁波切的传奇故事。大师很希望能拜见二位辟谷大师,为此天天祈祷和发愿。公元1909年,雍敦巴大师二十一岁时,离开雍仲林寺,前往西藏昌都的丁青县,拜见著名辟谷大师索巴仁波切和雍呷仁波切。在二位恩师座前,大师学习了大圆满前行——九加行、指点心性、破瓦法、中阴法、往生法、轮回与涅槃法、拙火即气脉明点、睡梦瑜伽、车确即大圆满见地、任运成就等大圆满整套课程,成为二位辟谷大师的得意弟子、心传弟子。当时雍敦巴大师在索巴仁波切、雍呷仁波切座前有机会第一次拜读夏匝巴大师的《大圆满前行法海言教》、《法藏宝典》、《光明大圆满普贤心髓》、《生起圆满次第宝镜》、《明空宝典》、《大圆满三身自显证》等诸多经典论著,也因此雍敦巴大师对夏匝巴大师有一种似乎很多年前就已相识并且很熟悉的感觉,甚至在心里已经把他当作上师,所以为此一直祈祷、发愿见到夏匝巴大师。
   在琼波丁青县呆了五年后,得到索巴仁波切、雍呷仁波切的准许,雍敦巴大师离开此地前往康区德格县的夏匝地区,即现在的夏匝佛学院。夏匝佛学院是世界二十五座母续圣山之一,那里是夏匝巴大师、著名成就者热珠旦增旺嘉仁波切等高僧大德修行和成就之地。雍敦巴大师在夏匝佛学院终于见到了夏匝巴大师并且拜他为师,在那里学习夏匝巴大师的所有经典,包括《大圆满前行法海言教》、《本教源流格言宝典》、《本教宗派论述经理宝典》、《大圆满基道果述空明宝典》、《虚空藏》、《光明大圆满普贤心髓》、《生起圆满次第论》等等。大师在夏匝巴大师座前受比丘戒、菩萨戒,取名为雍敦旦增坚参仁波切,自那时起,雍敦巴三个字在藏传佛教界赫赫有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夏匝巴大师很器重雍敦巴大师,说:“雍敦家族是大圆满家族,其一个家族就辈出了二十五位虹化大师,希望您在修行上多下功夫,我们拭目以待您将来的成就。” 雍敦巴大师自那时起,注重实修,当雍敦巴大师在夏匝佛学院学习时,又听说了著名伏藏师、成就者桑阿林巴大师,著名藏学家、佛学家、实修者扎敦巴大师,夏匝三父子之一、著名虹化者泽旺吉美大师等新龙的诸多高僧大德之名。大师一听到他们的名字,心里便有一种迫不期待拜访他们的冲动,这也是大师与新龙人的善缘开始。
   公元1918年,雍敦巴大师前往新龙,拜著名伏藏师桑阿林巴、著名藏学家扎敦巴、著名实修者泽旺吉美大师为师,受领很多密宗和大圆满的灌顶、传承和教言,成为他们的得意弟子,随后又朝拜了那里所有的寺院、圣山、圣地。一段之时间后,就想去易日扎西们竹林寺。大师早在昌都丁青县时就对易日寺有所耳闻,听到“易日寺”三个名字心里感觉非常熟悉。当天晚上大师做了个梦,梦里到了一座寺院,以梦里的寺院规模、大雄宝殿的方向来看,就是易日寺。


3、来到寺院,登上宝座
   随后,大师就来到本教四大圣地之东方圣地易日寺。当时的易日寺不在现在的位置,而在如今寺院往南一条河对岸的几千米处,即一座山的山腰。大师步行到了易日寺时,有人说:“这人来历不明,对他要小心点。”又有人说:“这位是不是我们寺院的活佛?”因为雍敦巴大师的前世祈麦竹旺仁波切在临终前,对寺院的僧人说:“你们不用去找我的转世,他自己会回来,你们是找不到的。”虽然有的人对大师的到来有所期待,但大多数人对他不理不睬。当时雍敦巴大师跟着寺院里的僧人一起做了一场大日如来的超度法会,跟他一起念经的僧人们说:“他好像很有修行基础,要不要给他弄个小的宝座?”有人说:“所言极是,他的修行和学位都不一般,可以弄一个。”于是为他安排了一个小小的宝座,但大师没坐在上面,就这样寺院里呆了十几天。
   随后,雍敦巴大师与僧众们一起念诵护法经后,来到易日寺的护法殿里。大师发现自己小时候经常梦见、甚至威胁他的护法神与经文的描述、护法殿里的护法雕像完全一致。其实在梦里他已来过几次易日寺,对寺院有一种很熟悉或舍不得的感觉,但当时没对任何人说起这些。雍敦巴大师在寺院里呆了十几天就去了峨眉山闭关三个月,修普贤菩萨即泽旺仁增大师。有一天早上,大师在空中像梯子似的云上面看见著名大圆满虹化者泽旺仁增大师。
   返回时,雍敦巴大师到了被称为仁大—易日寺山谷的口子处。在这里路线一分为二,一条是赶往炉霍县到拉萨方向;另一条是通往易日寺到新龙的路。大师本来的计划是前往拉萨,没打算去易日寺。但那天不知为什么下了很大的暴雨,通向拉萨的那条路因为暴雨几乎不见天地,但此时此刻通向易日寺的山沟里却出现太阳,下了润雨,呈现彩虹,感觉那里是另一个世界,所以大师临时改了方向赶往易日寺。
   大师到了易日寺时,寺院遍满彩虹,大地震动,寺院的人问雍敦巴大师:“您会念伏魔本尊降龙经吗?”大师答:“会呀。”然后寺庙准备念诵伏魔本尊降龙经。念完降龙经之后,当地所有人都认为他就是他们要找的转世活佛,是寺院的住持。此时大家开始调查这位“来路不明”的大师。据说,当时易日寺的几位老僧人去问他年龄,家乡等一些情况,一切都符合前世活佛祈麦竹旺仁波切临终时的预言授记,因此寺院认证他为活佛。雍敦巴大师当时说:“如果我要当易日寺的住持,就得把寺院转移到别处。”当时寺院的僧人们更确认他是转世活佛,因为前世活佛临终时说过,等我再次到易日寺时,我就把寺院转移到别处。
   就这样,雍敦巴大师成为祈麦竹旺仁波切的转世活佛,易日寺很隆重地迎接他并登上宝座。当天护法神现身,护法殿里遍满彩虹,寺院边上出现五彩花等很多好的征兆。当时,有一位当地村民患病晕倒,家人请雍敦巴大师去他们家做超度。大师到了现场对他们说:“不用做超度,先做个长寿佛灌顶吧!”在场的很多人觉得,这奇怪的活佛,人都死了,还做什么长寿佛灌顶,直接超度不就完了吗?雍敦巴大师做完长寿佛灌顶后,那人就醒来了,从此,那里的人因此对雍敦巴大师刮目相看。

4、修建寺院,各地结缘
   有一天晚上,雍敦巴大师的鞋莫名其妙的弄丢了,大家到处去找,找了半天才发现在河彼岸的山脚——现在寺院的所在地。后来得知,原来是一只狐狸把鞋拖到那边去的。大师说:“这是护法神的预示,是好的征兆,我要把寺院转移到这里。”当时僧人们说:“寺院缺少资金,转移寺庙比较困难。”大师说:“资金我有办法,你们先去砍木头,做准备重建寺院的工作。”
   雍敦巴大师带着雍仲俄色的出家人——即我读经老师的叔叔,为了修建寺院,前往新龙方向化缘。两位师徒,不但化缘没成功,还把自己的所有物品都赠送给别人,两人两手空空返回寺院。据我的读经老师说:“雍敦巴大师刚到寺院时,除了身上披着的旧衣外没有其他衣服。我们家里为他做了几件好一点的衣服做供养。但大师去新龙时,遇见一位穷人,偷偷把所有衣服转送给他,一转眼大师又穿着以前那些破旧的衣服。还说‘这样才舒服。’ ”当他们到了新龙时,先见泽旺吉美大师,雍敦巴大师把自己的转经轮供养给他;见到一位闭关师父时,大师又把身上唯一值钱的佛珠送给他;随后,见到桑阿林巴大师,大师把自己的碗转送给大师。总而言之,大师回来时,两手空空,把自己原有的所有东西都转送给了别人。
   到了新龙,新龙那边有人死了,当地人邀请雍敦巴大师念经,也供奉大师,但大师却又把所有供养的钱财都转送于那里的寺院。雍仲俄色不理解大师,因为他们是来化缘的,而不是来帮助这些寺院和穷人的。这时大师好像感觉到了,两人走在一座山腰的时候,稍微休息了一回儿。此时此刻,大师对弟子雍仲俄色说:“你看看上方天空中有什么东西呀?”雍仲俄色抬头一看就看见雍敦巴大师坐在空中的云中,手里拿着一轮转经轮,对他微笑着。雍仲俄色说:“那是你呀!”大师狠狠地骂他一顿,说:“怎么可能,我在这里,怎么又跑到那里,说谎都不会。”说着就立身赶路。走到一半时,大师又对雍仲俄色说:“你还年轻,有些道理你不懂。你说我们俩现在有钱吗?”弟子答:“一无所有!”活佛又问:“我们为什么没有钱?”弟子答:“因为你把所得的供养都转送给那些寺院和穷人。”大师说道:“我在为我们积福,我们之所以没有钱,是因为我们缺乏福报,要积福,积福我们才能有钱,才有机会做好事。”果然师父说得有理,回来不久后,那里的很多人开始拜访活佛,顺便供养活佛,钱好像不是问题了。寺院转移的资金、人力物力都不成问题了,修建寺院的工作也开始了。他们花了三年的时间,寺院修建圆满成功。


5、前往各地,弘扬佛法,利益众生
     
雍敦巴大师与易日寺的一波僧人一同去炉霍四区的罗阔玛地区,在那里做了一场很大的灌顶。那里的群众都是宁玛派的弟子,但无论宁玛派还是格鲁派,他们都敬重和信任这位大师,所以当时有上万人群众受灌顶,闻佛法。大师当时为大众讲了修行常识、佛学常识,他们都对大师赞不绝口。那个时候,大师遇见了宁玛派著名实修者玛尼喇嘛白玛悉地大师,雍敦巴大师为玛尼喇嘛传授了很多本教的灌顶、传承,二位大师为互为师徒,相互传法,彼此都非常认可和敬重,对藏传佛教走向无分教派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大师为了修建易日寺经堂里的三福田,带着我的文字老师桑吉旦增,前往阿坝夺登寺。当时阿坝夺登寺以泽尔清第三世活佛丹比尼玛、赤瓦法王、雍增索巴坚参仁波切、尼敦彤瓦让卓大师为代表的三百多名僧人迎接雍敦巴大师,让大师在夺登寺里讲授《无垢庄严经》并做本教《十二部经》的灌顶与传承。当时活佛还为夺登寺的僧众传授了五胜本尊、麦日本尊、大悲佛母灌顶和传承等很多密宗心法,满足僧众所需。活佛还跟着当地的僧人去了郎依寺,朝拜郎依寺的僧众、大雄宝殿以及三福田。
   大师带着夺登寺的几名僧人,又前往阿坝红原县,拜见宁玛派著名伏藏师、成就者堪布才旺仁增仁波切。这位堪布在宁玛派的教派传承中影响极大,威望极高。他一见到雍敦巴大师就说:“我昨晚梦见了您,您是莲化生大师的意之化身,是雍敦大圆满家族的后裔者,谁能见到您谁就能得解脱。”堪布对大师行了大礼,让大师坐上宝座,为当地百姓传授心法。雍敦巴大师也为堪布才旺仁增传授本教《耳传四部大圆满》、夏匝巴大师的《光明大圆满普贤心髓》、阿赤大圆满前行心法的传承。雍敦巴大师在炉霍一区吉绒固布岗修建伏藏师罗朱陀美的雕像和数不尽的经幡,当时与著名宁玛派成就者珠陀多杰羌结缘,二位大师互为师徒,相互传授很多心法。
   雍敦巴大师这一行,因为堪布才旺仁增的认可、公众行礼,因为自己的实修成绩和人品素质,那里几万名群众都成为雍敦巴大师的弟子。当时大师在那里的一处村庄里做了一次伏魔本尊的降龙法会,很多观众都亲眼目睹活佛的威力、加持,感受到大师的修行温暖。
   大师还前往阿坝松潘县、若尔盖、红原县、阿坝县、炉霍、道孚、德格、昌都丁青县、巴青县等各地,弘扬佛法,利益众生。后来藏地发起四清运动和民主改革,所有喇嘛、活佛贵族都被投入监狱,尤其是大师在监狱里时,经常对人讲:“我们都是修行人,是佛弟子,不能丧失自己的本性,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无论如何都要保持自己的一颗善心。我们要以仁为本,以善为道,以修行为伴侣。”大师还对人说:“修行不一定非得念经吃斋,非得呆在寺院做法事,实际上修行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我们把人做好了,没有违背自己的良心,没有丧失自己的本性,那就是最大的修行。”大师还说:“监狱实际是非常好的一门课程,一门修行方法,我们有机会修忍辱、包容、忍耐,这是修菩提心的最佳机会。” 雍敦巴大师在监狱里与很多人结善缘,大部分都成为其弟子。当时跟格鲁派著名活佛、炉霍寿灵寺住持活佛古雄向巴曲扎仁波切,炉霍四区生根寺住持活佛萨郭诺吾知美二位都成为雍敦巴大师的弟子,这是二位大师自己亲口对我说的。据果洛喇嘛说:“有一次大师与几名僧人一起到仁达村口一户施主家念经。当到了他们家门口时,他家的狗跑了出来,追着大师。大师特怕狗,当一个人跑到河边时,不小心用脚踩到了那里的石头上,并印下了脚印,至今仍能得见。”

6、传授心法,培养弟子
   宗教政策放开后,雍敦巴大师前往各地,四处演讲,传授心法,培养弟子。与大师结缘的弟子多如繁星,其中不乏名人高士:主要弟子新龙益西寺的住持、甘孜州佛教协会长、甘孜州政协副主席、四川省佛教协会副会长活佛阿勇仁波切;新龙益西寺首座、新龙县政协副主席活佛敦都仁波切;新龙县县委副县长、新龙县政协副主席、甘孜州政协委员、崚布寺住持活佛雍仲旺嘉仁波切;炉霍寿灵寺住持、炉霍县政协副主席、四川省政协委员、格鲁派著名活佛固雄向巴曲扎仁波切;红原县麦瓦寺堪布、宁玛派一代宗师堪布才旺仁增仁波切;宁玛派著名成就者玛尼喇嘛班玛悉地;宁玛派著名成就者加杰珠陀多杰羌大师;炉霍生根寺住持、宁玛派著名活佛萨郭诺吾知美;阿坝县政协副主席、夺登寺住持泽尔清第三世活佛丹比尼玛活佛;夺登寺赤瓦法王;炉霍易日寺世袭活佛、著名藏学家桑阿扎巴的转世活佛卡隆喇嘛泽旺雍仲仁波切;著名成就者格西罗丹的转世活佛卡隆雍仲扎巴;吉绒寺住持、格西雍仲益西的转世活佛雍仲登杰仁波切;炉霍旺达寺住持、本教著名虹化者达瓦扎巴大师的转世活佛南喀俄色活佛;萨迦派著名伏藏师嘉措活佛仁增南加仁波切;炉霍旺达寺、吉绒寺、易日寺三座寺院的总堪布、著名实修者江华嘉措仁波切等。  除了上述高僧,活佛还有上千名僧人弟子,数万名在家居士弟子。 

 
7、建立学院,栽培信徒
   公元1928年是雍敦巴大师年满四十周岁之年。那年大师把著名实修者、藏学家、佛学家扎敦巴大师从新龙迎接到易日寺,在那里建立佛学院。让扎敦巴大师为当地的群众、僧众讲佛法,传授大圆满九加行、破瓦法、指点心性、中阴、往生夺舍、幻身、拙火即气脉明点、睡梦瑜伽等心法,培养了很多弟子。夏匝巴大师的《大传》就是扎敦巴大师那时在易日扎西门竹林寺写的。
   随后,雍敦巴大师又把著名大圆满历代上师泽旺吉美活佛迎接到易日寺,为易日寺的僧众传了很多心法,做了很多演讲;大师又把著名伏藏师桑阿林巴大师迎接到易日寺,在那里修了佛塔,做了很隆重的开光典礼;再后来,第二次邀请扎敦巴大师,为当地百姓讲课授法,做了不少弘法利生事业;大师还把伏藏师桑阿林巴的转世活佛祈麦仁增仁波切邀请到易日寺,为老百姓传授心法,辨别善恶。活佛经常对当地百姓念诵经文、传授灌顶等,对易日地区的人民恩重如山。
   当扎敦巴大师传法时,易日寺约有上百名僧人,来自各地的其他僧人也有上百人。这些僧人集中在易日寺,听闻大圆满前行法海言教、法藏宝典、扎敦巴大师的经典论著,修九加行,观阿字,并接受心性指点。当时的僧人们有幸得到大师的教授,修习气脉明点、辟谷、黑闭关等所有课程。但后来由于时代的变迁,活佛被投入监狱,寺院成为存储粮食的仓库,僧人成为流浪者或者被迫还俗,扎敦巴大师也返回了新龙。
   总而言之,雍敦巴大师把自己毕生的心血都奉献给了众生,一生除了修行、弘法利生外,没有什么其他可求。活佛最难能可贵的地方,就是不贪财,不追求名利,就算有再好的机会,他都没有去追求过,这就是作为一名大德,最可贵之处。
   我在这里跟大家分享的雍敦巴大师一生的经历与修行成长,是根据大师的随从者,我的文字老师桑吉旦增师父、我的经文老师果洛喇嘛等很多老僧人和当地年高的老百姓,以及大师自己亲口所说的话语所写。当然我只能分享我所知道的有限的部分,其实他很多修行上的正知正见和无量慈悲等高尚品质,远远超过了文字的表达能力。
此传记在易日寺寺管会主任嘎绒尼玛、巴登活佛、旺达寺格西才旺巴登、实修者江华嘉措大师、达瓦扎巴大师的转世活佛南喀俄色仁波切等的强烈要求下,弟子泽绒洛吾著于甘孜康北中心——炉霍县仁大乡易日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