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历史·人物 - 罗朋丹增南达大师传

罗朋丹增南达大师传

 


时间:2014-9-12 20:53:43 作者:泽绒洛吾堪布 访问量:

    罗朋丹增南达仁波切(Lopon Tenzin Namdak Rinpoche)是本教传统中最尊贵的精神导师,首席上师。是当今世界上最最杰出的大圆满导师之一。“罗朋”是“大导师”或“首席教师”的意思,意即“本教首席教师”。


      自良美大师建立本教最高佛学院----曼日寺陀杰林开始,曼日寺就设置了一名堪布和一名本罗的职位。曼日寺的堪布为相当于佛学院的院长,本罗则是副院长。堪布负责监管学院的校规、经济、建设、管理等方面的工作;本罗则主管学院的教学,负责讲课,培养学子。本罗不但要讲课培育学子,还要负责学院的整个教学工作。因此,学院的整体教学质量能否得到保证,主要靠本罗的英勇智慧和实修经验。能够由丹增南达大师(Tenzin Namdak Rinpoche)担任曼日寺本罗一职,我认为是整个本教乃至所有众生之福,因为无论在学术研究还是在佛法论述上,大师都曾多次突破,给我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体验和提升。大师的诞生为本教乃至整个藏文化造就了新时代、新文化,他是与众不同的大师,也是举世罕见的佛学专家。
 
曼日法王与丹增南达仁波切
 
      在本教第三十三代法王隆多丹比尼玛担任曼日寺堪布一职时,丹增南达大师(Tenzin Namdak Rinpoche)就任曼日寺的本罗。这位老喇嘛不但是一位讲课、培育学子的本罗,还对藏文化、藏族历史颇有研究,一生写了十七本书籍,至今很多学僧弟子都在运用。我虽未曾见过大师,但认识很多跟随他十几年的弟子,我们经常探讨这位了不起大师的传奇故事。据格西们说:他曾经从事过大学教授、学术研究、管理寺院、培养学子等很多工作,为人类文明的发展做出了非常积极的贡献,为藏文化走向世界舞台也起到了极大地作用。大师自担任曼日寺本罗一职至今,栽培有两百多位格西,数千名僧尼,在藏地几乎每个本教寺院都有他的弟子,都有这位伟大上师的影音。

      如大师那样的高僧大德,他一生的经历与成长,并非如我等凡人能说清,也非文字所能描述得清楚。我所说的大师经历、成长只是我所得知的很少部分,并非全部内容。虽然与大师从未见面,但我立志要写此传,主要是因为敬仰于大师的传奇故事,希望通过此传来表达对大师的仰慕之情。我在成都时经常能见到来自尼泊尔赤登诺布则寺佛学院、印度曼日寺佛学院的格西或僧人,他们都希望我写一本大师的传记,但由于自己学识浅薄,对大师的了解甚少,所以一直不敢下笔。这一次有人去了尼泊尔并带回大师藏文版的传记,深读之后,我才开始撰写。若有讲得不清楚或说错的地方,弟子在三宝和上师面前诚心忏悔。

1、大师的诞生事迹
      据大师的很多生平介绍:本罗丹增南达仁波切于公元1926年诞生在象雄国境内。大师的父亲名为追沃巴桑,是一位为人正直,诚信三宝,深信因果,心地善良,精通医术之人;大师母亲名东萨呷琼,是一位通情达理、心怀仁慈、宽宏大量的母亲。大师诞生后取名为齐麦雍仲,自幼心地善良,天资聪慧,心怀仁慈,信奉三宝,深信因果,天生具有向善者的所有特点。由此可见,大师小时候不叫丹增南达,而叫齐麦雍仲。
      大师出生之地乃象雄即鹏角国王上、中、下三个部落之下部象雄——琼波地区。当时琼波地区分为黑、白、花三个区域,分属于三位领主,白琼波领主之管辖范围就是大师的诞生地,即今西藏昌都市丁青县境内。那里象雄文化非常深厚,丁青县、巴青县、年容县等几个县都信奉本教,有很多本教寺院,也有很多本教僧人,修行氛围相当浓厚。此地辈出过很多大德高僧,包括著名辟谷大师索巴仁波切、雍呷仁波切、尼玛慈诚大师等。

2、拜师求学之事
      大师在八岁时,进入丁青县丁青寺,在阿克旺哉老师座前学习藏文拼读、写诵等基本知识,打下文化学习、走向正道、觉悟之基础。大师十一岁时,被接到他舅舅家,在舅舅才让央佩、旺哉喇嘛座前学习唐卡绘画等西藏工艺学。不久后,又随着绘画专家前往丁青县的唐卓修行处、雍仲巴日寺、郭嘉寺等各地画唐卡,造三福田,为百姓造福造乐。在此期间,大师一心一意学习绘画唐卡等佛教艺术,成绩非凡。
 
曼日法王与丹增南达仁波切
 
      丹增南达大师在丁青县雍仲巴日寺院做绘画工作时,同时在著名辟谷大师索巴仁波切座前学习佛法心髓。索巴仁波切认定他将来会成为优秀的弘法者,所以每天让他沐浴、更衣、精进修行,给他讲述很多大德高僧的生平事迹、本教历史、修行诀窍以及医疗卫生等方面的内容,大师不惧劳累勤学广记,掌握了大量的知识。大师年满十五岁时,升起对环境、财物、红尘琐事等的出离心,心向正道善事,以大德高僧为学习榜样,以大德传记为学习课程,决心闭关实修。与此同时,雍仲林寺的一座百柱经堂修建成功,但壁画部分尚未完成。寺院邀请画家老师以及丹增南达师父一起去寺院绘制壁画。大师一边尽职做好绘画工作,一边在嘉绒本罗、比丘者西饶慈诚大师座前接受密宗行部、事部、瑜伽部、无上瑜伽部含有的各本尊的灌顶、传承和口诀;在著名逻辑学专家桑杰老师座前学习因明——佛教的逻辑学、哲学,获得非凡的成绩和老师们的认可。
      大师在十七岁(公元1942年)时,前往本教最高佛学院——西藏卫藏地区的曼日寺,在擦白比丘者、索南仁青老师等座前受沙弥戒。自那起,大师严守戒律,清净三门,清理自己的不正行为。随后,他与杰盖西饶生根、西饶慈诚大师一同去朝拜尼泊尔各地圣山、冈仁波齐圣山,1943年4月返回卫藏的雍仲林寺——本教第二高级佛学院。大师返回寺院后,在寺院学习因明学之摄类学、隆多嘉木措大师所著的历法学、历算五略,很快掌握其内容。此后,大师又回到拉萨,拜志刚仁波切为师,在其处接受泽旺恰日玛(注:泽旺恰日玛是一部经之名,是本教三父子之泽旺仁增大师在尼泊尔的恰日祖旦圣山修行而成就的一部经。)长寿经的灌顶、传承和言教,证得上师的真谛传承。
      大师十九岁(公元1944年)时,拜多日慈诚坚参大师为师,历时五年,分别学习了本教天文历算、修辞学、时轮历算法、声律学、戏剧学、密宗的各种仪轨实行法和坛城建设法、诺贝嘎语言,样样精通。在此期间,大师还在本教《俱舍论疏》(注:本教俱舍论是幸饶弥沃佛亲自所述,俱舍论疏是良美大师对俱舍论的注疏)、《地道自疏》(注:地道自疏是良美大师所著的五大明论之一)、《密法智慧》(注:密法智慧是良美大师所著的五部明论之一),以及诸多本尊的灌顶、修持仪轨等中闻、思、修慧,吸取真谛精华。大师不仅仅精通理论,还深思熟虑、精进修持大圆满前行和正行,成为优秀的大圆满实修上师。前行和正行中包括大圆满九加行即九种前行修法、指点心性、破瓦法、气脉明点、梦瑜伽、中阴法、轮回与涅槃法、辟谷心法、黑闭关等等。
      在公元1948年,依照恩师慈诚坚参上师指令,大师来到了本教最高佛学院曼日寺,在本罗桑吉旦增尊者座前闻思因明学即本教逻辑学(包括摄类学、心类学、因类学)、本教般若部、九乘次第法、中观、俱舍论、仪律部、密宗母续、五胜本尊、大圆满四部耳传法、大圆满因类学,并精进修持,取得极大成果。二十七岁时,大师参加了也如卡纳寺、曼日寺、雍仲林寺三座寺院的格西考核,在数百位僧众中脱颖而出,获得佛学博士文凭,并得到很多高僧的赞扬和认可。随后,依照第三十二代曼日法王尼玛旺杰、本罗桑吉旦增的意愿指令,大师就任曼日寺本罗一职,受比丘戒。于此同时,大师在也如卡纳寺堪布雍仲坚参、登巴罗朱堪布、第三十二代曼日法王玛旺杰堪布、穆幸仁波切等诸多大德座前受显宗五部、密宗四部、大圆满三部(注:大圆满三部是指阿赤大圆满、耳传大圆满、三宣大圆满三个体系)的灌顶、传承与言教,成为本教法主。自那起,大师前往各地,传授心法,栽培弟子,成为点亮众生的内心、弘扬本教文化的明灯。

3、丹增南达大师与曼日寺佛学院
      大师自担任曼日寺本罗一职开始,一直为曼日寺或曼日寺的有缘弟子讲授佛法,培养优秀的藏传佛教弟子,弘扬本教的精神文明。但在此之前,大师经历过很多难以想象的事情,譬如:从1959年开始,分别经历了四清运动、民主改革、文革等历史阶段。在全国混乱的时代,藏地也受到严重影响。当时大师不顾自己的性命,把曼日寺始建者良美大师的神圣灵塔等数不尽的无价之宝收藏起来,部分运到了印度的曼日寺。此后,大师经过尼泊尔前往印度,后又赶往英国伦敦,在英国伦敦大学交流了三年。三年间,大师一边学英语,一边为英国伦敦大学的学生们讲述藏族历史、象雄文化乃至东方文化,对藏传佛教走向世界、走向国际舞台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曼日法王与丹增南达仁波切
 
      公元1964年,大师从英国返回印度,并从尼泊尔西北部的多波地区借来很多本教的古典书籍,组织出版发行,收藏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藏经阁,以此弘扬优秀的象雄传统文明。公元1967年,大师将印度北方喜马偕尔邦(Himachal Pradesh)的多兰吉(Dolanji)的所有本教徒召集起来,建盖印度曼日寺大雄宝殿、护法殿、念经堂、藏经阁,以及几百间僧房,使得曼日寺的寺规、学习方法、实修心法得到更规范的发展。
      公元1969年,在丹增南达大师的主持下,并经住在印度的本教大德雍仲林堪布西饶旦比坚参大师、拉萨曼日寺等两位宗师的共同鉴证,曼日法王隆多丹比尼玛大师晋选为本教第三十三代法王。自那起,人们称丹增南达与曼日法王为如日月般的两位宗师,两人同心协力。并肩作战,弘法利生,栽培弟子。这一年,大师在印度曼日寺本罗桑吉旦增座前受母续四灌顶,长期实修母续六明点(注:六明点在本教密宗里称"六大方便",噶举派称"那若六法"),成果丰硕。
 
曼日法王与丹增南达仁波切
 
      公元1978年,伟大的上师南开诺布大师来到印度曼日寺。在南开诺布处,丹增南达大师接受美日本尊的灌顶、象雄耳传大圆满诀窍八章之灌顶、传承和言教。当时两位大师互为师徒,相互交流心得,对弘扬本教文化乃至藏文化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这一年,大师向印度政府申请新建印度曼日寺佛学院并得到批准。自那后的几十年时间里,大师坚守寺职,一直呆在曼日寺从事弘法利生事业,栽培数百名格西(即佛学博士)和有识之士。公元1984年,大师陆续为数千位本教高僧传授本教即将失传的密法灌顶、传承和言教,传递了实修、传承经验。
      公元1986年,丹增南达大师精进培养的弟子中,有六位高僧考取格西学位即佛教博士之文凭,自那开始到现在,大师陆续栽培了数百位格西,为弘扬本教文化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和条件。此年也是大师第一次返回藏地之时。他返回藏地后,为西藏、青藏、康藏、安多等藏地各区的寺院和僧人们做了数次演讲,提供了很多有关管理寺院、培养僧才的宝贵意见和建议,对藏地寺院管理和栽培学僧弟子起到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当时大师对他们除了讲课,还传授了密宗四部和大圆满三部的灌顶、传承与言教,对弘扬民族文化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4、丹增南达大师与赤登诺布则寺(Triten Norbutse Monastery)的渊源
      大师返回藏地的同年,又去了圣地尼泊尔。为了更好的发扬真正的藏文化——本教文化或象雄文化,大师在离尼泊尔菩提树不远之处买了修建寺院之地。由于护法神和三宝的保佑及加持,大师很快完成了建设寺院的伟大工作,寺院名叫赤登诺布则寺,成为本教第二高级佛学院。赤登诺布则寺学院培养出很多优秀的格西即佛学博士,不断弘扬以本教文化为代表的喜马拉雅文化或古藏文化。
 
从左至右:丹巴雍仲仁波切、曼日法王与罗朋丹增南达仁波切
 
      公元1992年,在大师与曼日法王隆多丹比尼玛的主持下,让雍敦巴的后裔成列尼玛大师就任印度曼日寺本罗一职;孟绒格西尼玛旺扎仁波切担任赤登诺布则寺学院堪布,并举办了隆重的仪式。这一年,大师第二次返回藏地,向幸饶弥沃佛的后裔幸色诺吾旺嘉仁波切传授了母续四灌顶、传承、言教。与此同时,也为藏地各寺院的上千名僧人传授如甘露般的言教、诀窍。当时,大师出高价请了很多本教大藏经甘珠尔(经集)、丹珠尔(论集)等大量资料,并为此制作了详细目录,这是本教藏文版的大藏经第一次传入尼泊尔国境。
       公元1994年,赤登诺布则寺佛学院的硬件设备、内部的三福田等都圆满建设完成,并举行了隆重的开光仪式。开光法会邀请了本教第三十三代法王隆多丹比尼玛仁波切,为当地僧众、来自各国的居士传授四部密宗的灌顶、传承和言教等诀窍。

      赤登诺布则寺佛学院的教学内容十分广泛且深入,包含了本教显宗五部、密宗四部、大圆满三法,以及五明学科、佛教历史、本教历史、象雄历史、象雄文化渊源等等。在丹增南达仁波切的精心规划下,赤登诺布则寺学院分为禅修院、闻思讲学院、文学院等三大学院。禅修院设有阿赤大圆满、耳传大圆满、三宣大圆满的前行、正行等整套修行方法的课程,包括大圆满九加行、指点心性、破瓦法、观阿字、拙火气、睡梦瑜伽、中阴法、黑闭关、辟谷、陀噶法、车确法等等;闻思讲学院课程包含般若部、中观、因明学、俱舍论、历史、九乘次第、世间本教等等;文学院课程包含藏语文、本教修辞学、辞藻学、天文历算、医学,以栽培僧人身份的文学家、医学家、科学家。
      公元1996年,大师让自己的得意弟子吉日格西丹巴雍仲仁波切担任赤登诺布则寺佛学院本罗一职。大师自己也协助本罗丹巴雍仲仁波切,为僧众和信众讲述雍仲本教的显密心法、仪轨仪式、本教音乐、艺术、工艺、医学、历算历法、历史、寺院规章、僧人制度,使本教文化与喜马拉雅文化发扬光大。大师不但讲述修行心法,还对西藏文化及历史、佛教文化发展史等有着非常深的研究,并著有十七本经典作品。他的作品涵盖密宗仪轨、佛教历史、印度佛教历史、喜马拉雅文化渊源、印度教历史等浩如烟海的内容,作品全集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
       公元1998年,赤登诺布则寺学院在丹增南达仁波切的带领下,通过甘露之光本尊举办了一次惊天动地的甘露妙药法会。法会为期十五天,当时念诵经文的旋律、音乐、声调的配调以及法会的时间安排都是大师亲自参与并确定的。十五天后,寺院周围都是甘露药味,让群众感受到甘露妙药的加持和用处。这一年,大师关于坛城设计度量规划、佛塔尺寸度量、四部密宗含有的本尊唐卡编辑,以及大藏经甘珠尔、丹珠尔的目录编辑等工作均圆满结束。剩下的时间,丹增南达仁波切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编辑本教大辞典上。
       公元2001年,在大师的精心栽培下,赤登诺布则寺学院的第一批格西毕业了。大师倾力辅佐赤登诺布则寺现任堪布----吉日格西丹巴雍仲仁波切,为所有僧众传授即将面临失传的本尊灌顶、传承,以此弘扬本教文化,维护正法。

5、丹增南达大师的论著
      公元2002年,在丹增南达大师的精心挑选下,扎色格西慈诚旦增仁波切出任赤登诺布则寺禅修院堪布,并为毕业于赤登诺布则寺禅修院的其他弟子颁发了本教实修者的证书,以此传播本教文化,弘扬实修精神。除此之外,大师还把本教的很多经典翻译成英文、法文等多个语言版本,使藏文化及精神在多国间传播。大师用英语著写了很多经典作品,这些作品使本教文献价值、藏文化的文学价值得以体现,纠正了之前“认为本教为外道”等扭曲不正的认知。大师一生只有闻思修法、写作文章、培养弟子、建设寺院、弘法利生,除此之外,别无其他闲着的时间。
 
 
      自1959年至今,大师写了十七本论著,涵盖显、密、大圆满的正确解释;对本教、印度佛教、印度教、象雄文史、喜马拉雅文化渊源的正确解说;以及藏医学、工艺学即工巧明、天文历算、历史、文学、占术、寺院管理方法、坛城解说、佛塔的详细解释、藏族历史漫谈、大德高僧之传记等等。大师的著作风格智慧而大胆,很多作品都对老旧认知有前所未有的突破,比如幸饶弥沃佛的装束打扮、幸饶弥沃佛的正确历法等。大师提出很多大胆的思想主张,但并非无凭无据,都是以本教的经典和论典集著作为根据。
      大师不但精通本教文化和其历史渊源,还掌握了印度佛教、印度教、印度婆罗门教历史,以及西方文化、喜马拉雅文化的历史渊源。大师的诞生造就了本教的新时代、新改革,他让我们认识到了本教与藏传佛教的正确历史。大师的著作大都简单、易懂、通俗,深入浅出的介绍了本教的理论、历史、经典等,非常适合现代人学习。如今各大教派的大师、专家们同气同声地认为他是藏族文化的大辞典,是累积了几十年的藏族文化、历史的大辞典,他的思想、脑海对藏文化及精神无所不包,这个称号其实一点也不为过。
 
 
      大师几乎每年都游历各国,传播真正的藏文化即本教文化,以及本教的实修精神,让世人知道,本教的二十六位虹化大师、七座天王都并非纯属虚构,而是以实修心法得来的大成就者。大师的大小作品和演讲中不仅阐述了西藏大圆满的魅力和独特之处,还告诉我们西藏大圆满的正确历史渊源。他平时的生活很低调、谦虚,少欲知足,不追求名利地位,但他对藏文化、藏族历史、藏传佛教却作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如今大师已是快九十岁的人了,但他还是一刻也不会闲坐闲聊,时刻都在做收藏、编辑资料、钻研文化、栽培学僧弟子等工作。尽管如此,大师也从未放弃过实修精神,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无论春夏秋冬,他都在修行,都在审视自我,提升自己的无我价值观。如今很多本教徒以日月同出来比喻曼日法王和丹增南达仁波切。他们是本教的太阳与月亮,是整个藏传佛教的佛光普照,是西藏文明历史的唯一明灯。他们走过的路,做过的事,学过的东西都留给了我们这些后人,我们为他们而骄傲、感动、感恩。
      总而言之,丹增南达大师学识渊博、实证实修、慈悲心肠、见解高深,他将一生都奉献给了弘法利生的事业,除此之外别无他求。他是一位研究藏族历史、深谙藏传佛教的藏学家;是一位践行心法、走向正道、见地正确的实修者;是一名讲述道理、传授正法、树立人心、栽培弟子的优秀教授;是一位了解自己、审视自我、践行佛法、提升无我正见的佛学家。我们从他身上可学到永存不休、坚持不懈的精神,他很专一、坚强、不退缩,是一位自始至终都保持正定的大师。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他,那就是“高僧大德”。
 
    此传记由弟子泽绒洛吾以格西旦增所著的大师简介、汉文版的简介以及很多大师弟子的口头描述为根据,于公元2014年9月9日23时,在兰州黄河边所著。若有错误、模糊之处,恳请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