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页

佛事动态 - “汉译古象雄大藏经”《六部律续》经文对勘和汉文初译圆满完成

“汉译古象雄大藏经”《六部律续》经文对勘和汉文初译圆满完成

 


时间:2017-11-29 9:40:26 作者:西藏本教 访问量:

 

  《六部律续》被收录进本教《甘珠尔》,是《甘珠尔》的第三部,是先贤们收录的。《六部律续》真正的作者是辛饶弥沃的弟子也是法太子穆乔丹珠;这是个特殊的现象,一般来说《甘珠尔》里只收录辛饶弥沃讲的法;而《丹珠尔》即通常所说的论典(བཀའ་རྟེན),则收录佛陀亲传弟子、后代高僧大德们所做的文章。《丹珠尔》的首部正是《六部律续》,佛学院辩经也是照这个概念来辩的。但本教先贤们认为,虽然穆乔丹珠是辛饶弥沃的弟子,但是他的修为已经达到辛饶弥沃一般的境界,表面看他是菩萨境界,而实际上他处于真正的正觉境界,即佛陀的境界,所以他的教言足以列入《甘珠尔》,而这个特殊现象早已经被雍仲本教广泛接受。

  今天能看到的《六部律续》经文由八个部分组成:根本续、六部小续、外加一小段经文。根本续与《甘珠尔》多数经文类似,是佛陀宣教的文风。其后的六个小续则不同,每一品最前面都是“所谓……”,引用根本续里的一句,之后是该句经文的注释,每品只收一句根本续经文。一般来说,收录正觉所说法的《甘珠尔》里一般不会出现注释,除了有一个《乘次第》的经文。《乘次第》的根本文是敦巴辛拉沃噶所做,辛饶弥沃做了一个注释《乘次第释文九部明镜》。除此之外就是《六部律续》,本应属于《丹珠尔》的范畴。基于先贤的高僧大德认为穆乔丹珠虽然是菩萨,但已达到了正觉佛陀的见地所以也把这个收录进《甘珠尔》里了。
  《六部律续》另一个特别之处是,经文里提到好几个别的经文的名称,比如在解释某个概念时,它会说:如想了解这方面详细的内容可以参看某某经文,比如《塞米经》、《ཉི་ཁྲི་ཆིག་འབུམ》,还有《སེམས་ཅན་སྐྱེ་འཆིའི་མདོ》等等,这几部经文都被提到过。这种情况在《丹珠尔》其他经文里似乎没有出现过。
  历史上出现过两个《六部律续》伏藏本;一个是由三位天竺游方僧从桑耶寺库房中盗取的北伏藏版《六部律续》,另一个是从达纳东普地方由顾如农则大师取出的伏藏。我们在整理《六部律续》的过程中,能够看到在历史传承抄录过程当中留下的很多问题。有些地方看上去本应是韵文体,但被写成散文体。以前人说雍增仁波切曾言,是后世抄录经文的人搞不清楚前人的注释,直接把注释添加到正文里面去了,所以变成了这样。这类现象在我们整理翻译过程中有深切感受。
        由于上述情况,孜珠寺龙都堪布和一众高僧格西对勘这部经文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依据寻访到的为数不多的四个版本。尽管如此,作为母版的拉塞版经文几乎每页都有几处到几十处的差异被对比出来,所以《六部律续》堪称本教《甘珠尔》中最难整理翻译的一部。主要难点是:很多词难以搞清如何断句、有的地方文理不通、有些名词是以前古人的说法、有的找不到含义和来源…… 这些导致我们的理解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偏差。虽然目前已经汉译了整部《六部律续》,但是其中个别内容目前难以翻译,只能先挂起来。还有一部分我们虽然按自己的见解翻译了,但依然有一些疑问,暂时难以确定。大致来看有七成的翻译有把握,两成有疑点,一成目前无法翻先保留。所以《六部律续》在汉译上也是最难的一部,由于缺乏资料因而难以进行更深入的探究。相信随着更多的资料被找到,或者新的研究成果出现,对《六部律续》内容理解的疑点将逐步得到澄清。
      虽然困难重重,基于当今的资料条件和学术成果,经过近两年的时间、十多位大学者与高僧大德的不懈努力,完成了对《六部律续》的对勘和初译,获得了迄今为止最为完整的对勘原文和汉文译本,这对人们今天了解和学习象雄文化无疑将会产生重要的作用。